带不走的甜甜圈:战斗民族的平民饮食

 

带不走的甜甜圈:战斗民族的平民饮食

  纵使是战斗民族如俄罗斯人也是得吃东西的,只是要吃什幺才会生成坚强的战斗魂呢?

  在《家传大煎锅》的描述里,一路上出现的食物不脱马铃薯、洋葱和芜菁。而书本外的世界,俄国的生鲜超市和菜市场里叶菜类同样屈指可数,在那边和同学自己开伙,大部分的时间总是几样菜交替着买:今日洋葱炒蘑菇小黄瓜、明日红萝蔔马铃薯炖肉,高丽菜叶片片厚实、便宜的葱少了葱味,所以美生菜特价的时候就赶紧多买几包,把自己当主妇在经营。书里将捡拾到的食材通通入锅熬成一锅大杂烩,加上偶尔出现的甜菜根便成了罗宋汤,但毕竟是逃亡旅程中的克难食物,文字中呈现出的美味只能是刻苦意志所转化而成,实际上的状况,也许一如上一辈人口中的地瓜多于饭的非常稀地瓜稀饭般,清淡而无味。是口味淡而情味浓的杂烩汤使人坚强?

  在台湾的俄罗斯餐厅里,烤肉和罗宋汤都是菜单里常见的菜色,布林饼和克瓦思发酵饮料偶尔也会小小露脸,除此之外,冰淇淋也有俄文品牌,而鱼子酱似乎成为旅行社推销俄罗斯旅游的代名词之一,《家传大煎锅》里也有个关于鱼子酱的故事,但他却没烙印在我的俄罗斯印象之中,就像伏特加,喝是喝了,只不过若要我说个俄罗斯的饮食代表,它却从未成为第一选项。

  漂洋过海而来的味道是否还留有战斗民族的力道?

带不走的甜甜圈:战斗民族的平民饮食 

  不知为何,竟想起初抵俄罗斯的第一餐。初来乍到这个大地方,还有点无所适从,那天我们在暂宿旅店附近的小店铺里,用几个简单的单字先打发第一餐,抱着人生第一次开口用俄文买的黑麵包、气泡水和牛奶回到墙上有着涂鸦的旅店房间。

  第一口气泡水喝下去的瞬间以为自己买了一瓶海水。

  我想像中如果把海水做成汽水大概就会是这种气泡水的感觉,而酸酸乾乾的黑麵包幸好有牛奶帮忙吞嚥。不过这每口味道都有点诡谲的第一餐,使得每种食物在后来的生活中带着某种纪念意义,之后超市和大卖场变成生活日常的时候陆续找到喜欢的黑麵包口味,从令人惊吓的味道到接受、甚至喜欢,饮食的文化冲击其实从不亚于任何生活的其他面向,当然也有同学在惊吓之后就没有接受的下文,黑麵包自此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名单之中。

思念的味道

  所以我在想,回到台湾之后什幺会让我想起彼得堡呢?什幺味道或什幺歌会让我想起对我来说这一年只有十个月的城市?──2011年3月,彼得堡日记

  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已经在俄罗斯待了大半年,但这样的问题不回到家是回答不出来的,就像在台湾的时候也不会知道当自己在俄国时居然会有那幺想吃馄饨麵的时候。

带不走的甜甜圈:战斗民族的平民饮食

  关于俄国的饮食,想说的其实是甜甜圈,它叫пышки ( pi'shki )。

  彼得堡街上,有麦当劳也有专卖布林饼的连锁店,但更令人喜欢的是那些小店,卖沙威玛、卖馅饼的小店,还有卖пышки的小店。大概所有精神疲倦,都可以被圆圆胖胖还洒上白色糖粉的甜甜圈一扫而空,即使柜檯后的阿姨一如往常臭着一张脸,甜甜圈总令人开心。

  而我居然差点忘了这个几乎是我最喜欢的点心。喜欢一个东西喜欢到差点忘记实在非常说不通,也许是之前太把它视为平常,而现在又遍寻不着相似的味道而因此始终没有被召唤出来的机会。

   眼下仍是个需要力量的时刻,竟非常软弱地想吃个甜甜圈。

同场加映

一桌魔幻俄国史──上菜吧!《家传大煎锅》! 

图片出处:Tаймер、РИА Новости

书籍资讯

书名:《家传大煎锅》(The Family Frying Pan)

作者:布莱思‧寇特内 ( Bryce Courtenay )

出版:缪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