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台语片:不要内地化,台片做自己

 

前年2011年金马奖,由两大正「港」「台」片获得大奖,魏德圣导演继2008年带动台片市场复甦的《海角七号》获得年度杰出台湾电影,以《赛德克.巴莱》拿下最大奖,获颁最佳剧情片,许鞍华导演的《桃姐》则获最佳导演奖,同时也是影后(叶德娴)与影帝(刘德华)得主。

我看台语片:不要内地化,台片做自己

我看台语片:不要内地化,台片做自己

刘德华领奖致词提到香港电影低迷,希望也能看到像台湾电影近年来的复甦现象。《桃姐》有评论指为「最后本港特色」,因为香港影人已经习惯北上赚人民币,和「内地」合拍电影,纯港味电影逐渐式微。

「港味」的一个指标,是周星驰的电影,《功夫》(2004)和《少年足球》(2001)高挂香港华语电影累积票房排行榜首两名多年,直到九把刀导演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2011)以接近6,200万港币的票房成绩登上榜首。

周星驰执导的《长江七号》(2008)在香港票房稍逊,尚高居上述排行榜前10名,新作《西游:降魔篇》则创下近年来周星驰作品在港票房新低,在台湾于今年2月农曆春节期间上映,票房不如1年前上映的《桃姐》(全台约6千万),更远远不及同档期的台片《大尾鲈鳗》(全台逾4亿)。

然而,《西游:降魔篇》凭着广大的「内地」市场,超越在美国取得逾亿美金票房的《卧虎藏龙》(2000),成为全球最卖座的华语电影,失之港台,收之「内地」,市场运作是成功的。

就我个人而言,周星驰的《功夫》和《长江七号》,总觉得前者看来比较有兴头,比较过瘾,但也不确知个中原因,直到看了香港文化评论家林沛理2008年的文章〈香港电影怎幺了〉,算是得到一种解释。

我看台语片:不要内地化,台片做自己

他说,《功夫》是「饮香港电影奶水长大」的作品,「对粤语长片、武侠小说、邵氏电影与李小龙的指涉、挪用和致敬」,港人看得「眉飞色舞」,而《长江七号》却纯然瞄準「内地市场」,「试图透过对贫穷以及穷人的美化和浪漫化来讨好内地观众」,香港观众看来「味同嚼蜡」。

相对于香港电影「内地化」现象,近年来的台湾电影复甦,走的是在地文化路线,无论是领头的新台语片《无米乐》(2005)和《海角七号》,还是讲华语的《不能说的秘密》(2007)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都是台味盎然,「主体性」十足。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在台票房逾4亿,更成为香港史上华语片票房冠军,台港共同看得眉飞色舞,以两地票房加总而言,成绩超越了九把刀称为「神作」的《海角七号》,成为一大台片奇蹟。《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在香港火红的原因,除了一般指出的校园纯爱主题、kuso情节、改编自畅销网路小说等原因,还包括相关评论点出的内容和情节的十足「台湾味」,没有对其他市场作任何妥协,也就是说不是「内地化」的作品。

今年的台片《阿嬷的梦中情人》,向1960年代流行的老台语片致敬,在香港上映时,当地评论也指出台湾电影的「吸引之处」,「最基本的原因就是大部分的台湾电影,没有所谓的合拍元素,大部分的创造均是充满当地气息的作品。」

我看台语片:不要内地化,台片做自己

我看台语片:不要内地化,台片做自己

用林沛理的话说,就是香港电影被翻译成「中国或者大中华电影」,「香港电影的主体性和香港性」被稀释甚至丢掉了,所以香港电影变得「没精打采、有气无力」,而近年来新台语片领头的台湾电影则像金光三太子一样活跳跳。

1960年代,是台湾电影上一个活跳跳的时候,当时台湾有「国语片」与台语片的并存,香港也有「国语片」与粤语片的并存,两地到了1960年代后期都由「国语片」产量胜出,不同的是,粤语片在香港短暂停滞后随即恢复生产,台片里台语的使用以及在地文化的重新彰显,则要等到1980年代初的「新电影」运动了。(廖金凤,《消逝的影像:台语片的电影再现与文化认同》,2001,p.192-194)

台湾新电影的语言文化精神,迟至新世纪来临才在新台语片里开花结果,这是台湾电影抗衡汹涌氾滥「内地化」的本钱与内涵。

上一篇: 下一篇: